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母亲的纪念章
来源:李三 时间:2020-8-1
 


        那天,我拿回了母亲“二野军政大学”“Eyjd八•一”两枚纪念章,将此物作为对她永久的、最好的思念。纪念章的来历并不知晓,母亲生前从未在子女们面前炫耀,不是我参与清理她的遗物,还不知道家里有如此珍贵的财富。


        母亲当年为啥参加解放军?咋到“二野军政大学”受训?从未听母亲说过。联想到电影《伊犁河谷》的那些场景,天真活泼的学生女兵们,屯垦戍边中的纯朴热情,现实生活中的凄婉浪漫爱情,好像就有母亲当年的身影。
        父亲是1923年1月2日出生于邯郸农村贫穷人家,1940年3月,应征入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部队,当过司号员,承担部队后勤供给,参加过晋鲁豫战略,立过战功……随军转战来到四川,先后立过功受过奖,那几枚军功章是见证。


        1955年,父母转地方安置,在泸县供销社工作。
        1959年,支援山区钢铁大跃进,我们全家到了另外一个偏僻的山区小县(珙县)。
        父亲先后在县人民政府招待所、县食品公司、县商业局工作,担任过局级领导,享受副县级待遇,在父亲身边工作的人都说:“他不摆官架子。”
        1996年2月16日(腊月29)凌晨4点左右,父亲因病医治无效撒手而去,大年30上午,在火葬场召开的追悼会,县委副书记致悼辞。
        1931年6月2日,母亲出生在自贡市一个小职员人家,在八秭妹中排行第七……解放前夕,母亲川师毕业,随即参加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位于泸州市龙马潭区的“二野军政大学”受过训。


        按说,一个出生于河北农村贫苦人家、没过读书、不识字的小伙子,与当时为数不多的、有文化的、城市“大家闺秀”谈婚论嫁,应该是有差距的,在民间应该是不可能的。“二野军政大学”是父母结合的平台,“千里姻缘一线牵”国家政治的需要。
        印象中,父亲平时没啥语言,也不多说话。上班时,全身心放在单位。下班后,直接回家,不参与社会活动,也没社会朋友。没有啥爱好,在家喜欢喂些鸡、鸭、鹅之类,用于改善家庭生活。喜欢栽些普通的花草。
        父亲水饺做得好,一双典型农村娃的手掌,干茧厚、掌宽肥、手指短,做的水饺皮薄,个头均匀小巧玲珑,一口一个显得不饱口,水饺下锅同时漂起没一个会爆裂。


        父亲喜欢喝酒,每次能喝3~4两,酒量不大但没看喝醉过。下酒菜要求不高,“韭菜炒豆腐干”是我家传统保留菜,也喜欢生花生下酒。
        父亲有抽烟的嗜好,抽的都是中低档次,每天一包以内,抽烟不随地吐痰。
        父母的婚姻是否美满,我做女儿的不好评论。从我记事起,母亲就是管家的“财政大丞”,家里大小事情她说了算,从来没听到过母亲对父亲的怨言,完全是“此心安处便是家”的平和心态。
         1959年,母亲到县后在商贸部门工作,后来固定在县百货公司,母亲没有因为有“川师”的学历,没有因为有“二野军政大学”纪念章,向组织提出工作上的特殊照顾,或是到政府部门工作,而是默默无闻地、踏踏实实地、兢兢业业地为当地社会发展、经济建设奉献了几十年,清清白白地光荣退休,为儿女们做出了表率。
        2018年4月9日,88岁高龄的母亲离开了我们。
        如今,想念母亲时,我就端祥纪念章,如同母亲就在我身边!遇到苦闷时,我就紧握纪念章,祈求母亲继续为我分忧!偶获喜悦时,我就手捧纪念章,恭请母亲莅临与我分享!

图文编辑|单华燕 
本刊审核|罗双圆  刘必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