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从团级干部到乡村“鸡倌”--军转干部蒋定刚“向后转”带领村民打通致富道路
来源:珙县退役军人局 任大海 时间:2020-6-17
 

        坐落在四川南部的珙县上罗镇,有着“中国使用页岩天然气第一镇”的美称,在该镇的田家村,有个人人知晓的人物叫蒋定刚。田家村村民老少皆知是因为他是近几十年来本村出过的最高级别干部,他之所以被村民口口相颂是因为他放弃了大好的仕途回乡带动大家致富的感人举动。
        1968年出生的蒋定刚现年52岁,消瘦的身材、晒得焦黄的脸,穿着一身洗得有点褪色的体能训练服。乍眼一看和一般的老农伯没多少差别,衣服虽旧但是却十分的干净整洁,炯炯有神的眼睛在眼窝子里显得特别的犀利,在部队的24年使他养成了良好的生活习惯和练就了坚韧不拔的性格。
        1986年入伍,1988年考入昆明陆军学院学习后勤管理专业,先后在部队担任过司务长、指导员、股长、科长、某集团军驻成都办事处综合办公室主任等职务,曾两次荣立“三等功”。因为是副团级干部,所以本村村民们习惯性地称呼他为“蒋团长”。他是大家茶余饭后的常聊话题,也是大人用来鼓励孩子好好学习成长的榜样式人物。2010年因为军队体制改革,蒋定刚所在的单位撤销,42岁的他服从组织安排离开自己生活24年的部队。是选择转业进入公务员系统谋个一官半职,还是选择自主择业回到原籍,在当时成了天大的难题。蒋定刚那一年恰逢“军改”,转业干部特别多,经过多次强烈的思想斗争,为了减轻地方安置压力,他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毅然选择了自主择业。
        因在部队积累了丰富的管理经验,很快他就受到了成都一家建筑企业的青睐,被高薪聘用。2013年母亲病危的消息传来,他连夜赶回老家,还没来得及尽孝便同母亲阴阳两隔。在还山安葬前的一周,阴雨连绵,村道泥泞湿滑。几天的生活保障车辆以及出殡那天母亲的棂柩在泥泞的简易村道上全靠老乡们又是推来又是拉,半条腿都陷在稀泥里艰难前行。看着热情、纯朴的乡亲们,再看看他们生活的环境,在母亲入土为安那一刻,心情沉重的蒋定刚流下了复杂的眼泪,暗暗的在心头立下誓言,我要回家带领乡亲们共同致富!
        “要致富先修路”,蒋定刚也明白这个道理。说干就干,他拿出了10万元的退役金,组织村民将原通往田家村二社、三社的的简易公路进行升级改造,能达到政府下达硬化指标前的路基要求,保障全天候通过车。村民热情很高,道路改造进展很快。2014年夏季,眼看这条“希望之路”就要贯通时,一场特大暴雨引发了田家村二社一万多立方山体大滑坡,原简易公路随山体滑坡而消失,经专家论证无法恢复,25家农户成为“孤岛”。为了尽快解决25户村民出行和进出货物运输问题,蒋定刚再次拿出10万元的退役金,组织村民重新规划进出道路。历经两个多月的协调,这条公路9月再次改道动工,同年年底如期完成。
        2017年初政府下达了该路段的硬化指标,全体受益户无不欢欣鼓舞。但这这段自建路的海拔落差特别大,施工难度比想象的更加困难,政府多次招标都没有承包商肯接招,“先升级改造路基、修筑内外保坎、完成路面二灰铺压,再请政府来出面协调硬化”,蒋定刚在心里这样想。说干就干,再次自筹资金10万元,发动村民就开始干起来,在他的带动下历时几个月眼看着这条“希望之路”即将成为水泥路之时,连续的暴雨再次将刚铺好的的路基无情地冲毁。看着自己和乡亲们前后几年的心血付诸东流,蒋定刚血压升高气得晕了过去。山洪和泥石流冲毁了公路的同时也把公路两侧村民的庄稼冲毁了,看着靠天吃饭的乡亲无助的眼神,他又自掏三万多元来解决大家的燃眉之急。“我不可能被这点困难击倒,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开弓就没有回头箭”。蒋定刚从病床站起来的那一刻也是他人生再次次升华之时。有了前两次的教训,他带领村民通过修建防洪渠、二级缓冲坡等方式有效防止了山体滑坡。在村民共同的努力下,终于在2017年底,通往主干道的两公里路面全部硬化完成。
        田家村二社海拔较高、地势偏远,无经济产业,社里年富力强的年轻人都感觉在家里无出路已全部出门务工,剩余在家的都是年龄较大、文化水平较低的留守老人。蒋定刚结合当地情况经多方考察后决定发展种养殖业,先后成立了“尚成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建立生猪标准化养殖场,搞土地流转,租附近乡亲们放荒的土地种植柑橘。在他的带动下先后有20多户村民加入了他的农村专业合作社,同样是退役军人的80后侄子蒋孝宇也从大城市回到老家跟着创业。
        有一次在一户深山农家吃饭时蒋定刚无意间接触到一个非主流品种的家禽----“翻毛鸡”。翻毛鸡滑嫩细腻的肉质、鲜香的口感,独特的羽毛外翻形状深深吸引了蒋定刚的眼球。四十多年都没有见过这个玩意了,还是幼小时候见过的稀有原生态品种。他似乎嗅到了商机,这难道不是自己一直想找的特色农产品吗。通过了解他才知道翻毛鸡虽然味道好,但在全省尚没有专门的养殖繁殖基地,民间也只有极少数家庭在饲养,但都是自己吃,从不拿出来卖,原因是翻毛鸡生长周期长,长势特别缓慢,从鸡苗到成品鸡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还有最大一个难题就是翻毛鸡受精率特别低,孵化成功率只有百分之20左右,目前属于民间濒危物种。当翻毛鸡肉送检报告取回来后,蒋定刚欣喜不已,他为这个外表怪异但是味道却极好的品种找到了答案,经检测翻毛土鸡富含有人体不可缺少的17种必需氨基酸、维生素和十余种硒、铁、钙等微量元素,特别是抗癌之王硒元素和维生素B2的含量是普通鸡的8倍。通过查阅资料发现,根据《本草纲目药用典籍》记载,翻毛鸡土鸡是治疗反胃(呕吐)和脾胃虚寒所致的胃痛的主要食材,对风湿、妇科病等也有奇效,翻毛鸡土鸡本身含有几乎人体所有需要的营养物质。

 
蒋定刚和他所养的翻毛土鸡 任大海摄


        高价买来了最正宗的翻毛种鸡,他又请来了四川大学的生物教授帮忙解决繁殖的问题。虽然目前还在研究当中,但他相信终究有一天可以解决这一难题,一定能够让这个特色鸡种带领村民走向致富的道路。据悉目前他带头成立的尚成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共有会员20余户,年出栏生猪1000头、翻毛土鸡200只、产出脐橙5万余斤,人均年收入增加3000余元。
        这十年,蒋定刚从团职干部到职场精英,从繁华的大都市到寂静的深山,改变的只是工作身份,不变的永远是一颗为人民服务的初心。他最大的期许就是希望大家能到他的基地去参观一下,希望有能力的公司和个人能到山里去投资,广大农村有广阔的天地,他相信栽好梧桐树,总有一天凤凰一定会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