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一本想读又不敢“用心”读的书
来源:《珙桐花》特刊 时间:2019-9-5
 

        我手里有一本书,书名叫《风居住的天堂》。书名旁边有一行注释:一位羌寨血性文人的5.12悲情录。   
        我买的书, 一般我都会在扉页题记,这本书例外,我只盖了一个章。因为我不知道题记内容该如何恰当的去写。   
        2019年6月17日四川长宁地震和2019年6月22日珙县地震后,我觉得我该为这本书写点什么了。   
        这本书的作者名叫冯翔,生于1975年,5.12汶川地震幸存者,时任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不到一年,2009年4月20日,他以自己的方式去与长眠于冰冷的底下的儿子相会,回归天堂。他在离开的时候,写了两个篇章:《我只告诉您三点》和《很多假如》。做了很多交代,要人们不要去评论他。我也无意于去评论他。我只是佩服他,他写诗歌、写小说、写散文,向书法界进军。临终交代他的孪生哥哥冯飞完成他的遗愿,他哥哥做到了。帮他出版了这本《风居住的天堂》和小说《策马羌寨》。我只是惋惜他一身学识跟才华,地下是用不上了。
        这次我们宜宾长宁和珙县地震,我没有用突如其来表述它,是因为我们这里平时小震随时有。但这次地震带来的伤害是超出了预期的,超出了我们的心理承受能力。频繁的余震,摧残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可是我们看到灾后的应急处置、救灾、人员安置、预防干预等方方面面,我们又觉得是幸运的、幸福的。从中央到地方,党政干部、共产党员、共青团员、村社干部、社区工作人员、民兵、教师、学生、志愿、环卫工人,全员参与忙而不乱,有力有序推进各项救灾防灾工作。消防官兵、武警、公安、交通、电力、通讯、医疗、食品药品监管、疾控预防,任何一个部门都在各司其职,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障救灾防灾的每一个环节畅通,不出问题。尤其是我们的冲在抢险第一线的救援的消防、武警、民兵、村社干部、党员,没日没夜,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总是第一时间赶到灾情现场,抢险救灾。这就是我们国家之所以可以强大、必须强大的源泉所在。看到记者从灾情的最前沿发回的报道,我总是抑制不住眼浸泪花。因为我们没有让一个受灾群众落下,没有使一个受灾人员无助、无望。
        这次地震,不幸有十几位人员罹难。当然有很多的房屋坍塌,出现了危房,损坏了道路、桥梁。一部分人员暂时无家可归,一些学校下学期或者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可能只能在板房里教学。一部分人还会短时间内投亲靠友。灾难面前不低头不认输,就是胜利。天公无缘发怒,它从不会向我们道歉。它那只巨大的魔掌何时拨弄,我们完全未知。我们只有勇敢的和它斗争,它才会让步。
        冯翔的《风居住的天堂》这本书里,特别是悼文系列里的诸多篇幅,每一个字都是在用沉重的力量撞击着生存者的内心。特别是《望乡台》、《孩子,天堂里没有地震》、《两只苦难的蝴蝶》 《永生难忘的黑色时刻》等,作者沉入到了过度悲伤之中,完全不能自拔。所以他才会选择那样一种方式解脱。我们没有经历他所经历的痛苦,无法走进他的内心世界。对他只能不置可否。我认为我们应该是如他书里有些篇幅写到的那样才对 ,如《爱,在灾难中彰显和传承》,多读读他写的散文《母亲的村庄》、《父亲与手机的故事》,多读他的诗歌集《蓝鹰草》里《灵魂的拷问—致李白》这样的诗。可惜他忘记了他的《策马羌寨》。灾难降临后,我们也应该是如他的一个题目那样:思念永存,生活继续。像地震这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自然天灾,我们无力掌控。我们脚下路,是靠我们双脚踏出的。
        经历了汶川大地震,我们国家应对自然灾害已经形成了比较完备成熟的制度和方案,各方联动形成系统。国家也已经具备强大的实力,保障每一个受灾群众、团体的生活、生存。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相信我们的明天会更美好,更灿烂。我不赞成“孤单是一个人的盛会。聚会是许多人的孤单”。


图文编辑|单华燕 凤  力(实习)
本刊审核|罗双圆 黄真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