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滴滴酸梅润心田
来源:珙县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9-8-14
 

        我的童年时代物质极度匮乏,那时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冷饮品。盛夏之时,能享受三分钱一根的冰棒已属“奢侈”。见得最多的还是西瓜,父亲也不是天天买。偶尔弄回个大瓜,母亲切成一片一片地往隔壁左右一送,留给我们姐弟三人的所剩无几。
        那时,我们感到天气特别热。一般人家配不起电扇,几乎每个人都手摇蒲扇或折叠纸扇,走到哪儿带到那儿。每到黄昏,虽然火辣辣的太阳落往西山,但炙热的暑气依旧不减。居民大院里、小河边、巷子口,到处都摆满了密密麻麻的“竹床阵”。此时的竹床又成了人们夏日晚餐的临时“饭桌”,展示着各种凉拌菜和自制的降温食品。
        相对比普通人家,因为父母亲都当干部,有稳定的收入,经济情况要好一点。进入到夏季,母亲舍得掏点钱去市场采购各种冷饮原料在家里做。我们家备有熬开了花浓郁的绿豆汤,有时晚餐我们能吃上满满一碗伴有香油和各种作料清爽的凉皮,而在炎热的夏日里能喝到滴滴酸甜的酸梅汤成了我们心里最大的期待。
        有一次,我亲眼见过母亲做酸梅汤的整个过程。她先将野乌梅、玫瑰果和山楂干等用水洗净浮灰,把这些原料倒进锅里加水用大火烧开,然后把炉门调低至文火,再慢慢地熬煮半个小时,加入冰糖后将炉子封火,待完全晾凉后再捞出原材料。母亲对我说,之所以要加入冰糖,它可以冲减乌梅的酸度,原汤会变得更加温润利口,沁人心脾。
        我家还没有电冰箱。母亲摇出冷凛的井水,把酸梅汤倒进水壶里放进有井水的盆子里“冰镇”。我们这些小孩子都特别馋嘴,尤其是在外面疯玩了一天,浑身出了大汗,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假如回家赶巧碰到母亲熬了酸梅汤,就迫不及待地抓起杯子,咕噜咕噜地喝下去,感觉浑身上下凉爽了一大截。
        父亲常说,不要把家里有的好东西拿出去显摆,要注意别人家的心理承受能力。所以,母亲在这方面有所节制,差不多一周才做一次酸梅汤。她辛辛苦苦地忙一场,也只有大半水壶,叫我们给邻居送一些,分到我们的名下也就是半搪瓷杯。所以,不是特别渴,我们只会抿一小口,一天要分成十好几次地喝,慢慢品味。那可真是滴滴酸甜,味如甘霖。
        现在,生活条件已非昔日所能比。各种水果、冷饮品等应有尽有,几乎家家户户都在盛夏开着空调,阻隔了外面的滚滚热浪。降温品也成了寻常物,量多量少一样能淡定度夏。
        前天,妻子一时兴起,从超市买回瓶装的浓缩酸梅膏汤料,舀一勺能冲兑出一大杯,放进冰箱里冰镇,我喝过后感觉有一种浅浅的化学添加物的味道,肯定“天然”不了。我脑海里又浮现出母亲亲自给我们做酸梅汤的情景。那一滴滴原汁原味饱含母爱的酸梅汤,定格成我对孩提时那些恒久而温馨的家事记忆。

 

内容来源|刘  兵

图文编辑|单华燕 刘  林(实习)

本刊审核|罗双圆 黄真真